在酒吧开党会的荷兰学生党员

与中国大学生党员数量逐年见涨的态势不同,在荷兰,“并没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希望参与政治,”23岁的荷兰学生党员Dick Faas告诉荷兰在线记者,“但这少数热衷政治事务的年轻人是可以真正发挥作用的”。

在修读着莱顿大学汉学与国际关系学双硕士的同时,Dick Faas也是一名活跃的自民党(VVD)党员,并担任自民党兹沃勒(Zwolle)分部的秘书一职。他向荷兰在线记者讲述了自己加入自民党以来体验到的荷兰政治文化。

Dick Fass

图为Dick Faas(右下)参加荷兰首相Mark Rutte(中左) 的竞选活动

加入自民党:北京的煎饼小贩带给我触动

Dick Faas:我出生在一个私营企业主家庭,这对我的政治立场影响很深。由于是私营,父母没有固定的收入,所以需要更努力地工作。而在荷兰,政府对个人照顾得太多,以至于很多人并没有积极主动地工作。

2009年我去中国学习汉语。在北京的大街上,我看到很多小贩在卖煎饼和烤串。这对我触动很深:即使生活贫穷,他们却仍试图自己来谋生而不是依赖政府。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我赞同中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但这些自力更生的中国人让我佩服。在荷兰,也有很多人从乡村来到城市,却没有做同样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政府提供的福利助长了荷兰人的懒惰。

我希望改变这种现状,通过给予民众更多的自由来促使他们更好地发挥个人才智。所以2010年从中国回到荷兰之后,我就加入了推崇经济自由的自民党。

酒吧里的党会:一边享受啤酒,一边讨论竞选

Dick Faas:在荷兰要成为一名党员是很简单的。比如说自民党,你只需登录网站,填表、付费,就可以拿到政党成员的身份。对于党员来说,并没有除了交付党费以外的义务。我现在的党费是32欧元一年。党费并不取决于你的收入,只取决于你的党派;大多数情况下你可以同时加入多个党派。当然,党派内部也有一些关于保持党员忠诚的培训。

作为兹沃勒分部的秘书,组织党员培训是我的日常工作之一。我们会定期邀请一些知名的政治家来演讲,大概一年4-5次。一周之中我需要为我的党派工作十个小时,是无偿的。我通常在家里办公,因为自民党在兹沃勒并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如果需要见面,通常会在兹沃勒的一个酒吧,大家一边喝啤酒一边聊竞选的事务,很轻松自由的氛围。

成为党员的好处在荷兰并没有那么明显,除非你希望未来成为一个政客。比如,在荷兰每个人都可以参加选举,对于独立候选人来说费用大约是7000欧元,包括组织竞选团队、办理行政手续等。但如果你加入了某一个党派,费用会大大降低、入选几率会提高。如果你不想成为政治家,加入党派只是证明你曾经活跃于公共事务,并不会为你的其他工作加分。对于想要进入公司的人,更好的选择是加入一些中立的党派,否则可能会有负面影响。

政客在荷兰:是一份评价不高的职业

Dick Faas:2011年我第一次参加竞选的相关活动。有人看到我穿着自民党的衣服,冲过来骂我“混蛋”。那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作为政界人士的无奈,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贴着自民党的标签。在荷兰,政客是很容易被误解的。

只有6%的荷兰人是政党成员,人们对政客的期待却普遍很高。因为政客不可能同时照顾所有群体的利益,因此总是有人会对他们不满。当你说“我是一个政客”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被评价为一个“不可靠的人”。人们发现公共事务中的钱总是不够用,而政客拿着相对高的薪水(国家级别的官员月薪大约6000欧)却做很少的事情,此外还有着腐败的风险。

Advertisements

Published by

autumnfairytale1015

something rene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